从星期三开始到现在都是为了开学的事情做准备。星期四第一次入境香港之后,立刻去申请了身份证,得到了“行街纸”——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后面的租房出示这个证件能够让业主安心很多。这一天上午先是去买了个相机,然后才去的火炭办事处;办事处楼下有个中原地产,我们咨询了一下,中介说有一个12000的两房一厅在大围,但是要8月起租,我们觉得时间太迟了所以只是留了个联系方式。接下来去的是柯士甸附近,也是先找的中原,报价要一万七八,严重超过预算;隔壁的香港置业也是表示没有我们想要的价位,主要是附近的都比较贵,建议我们去奥运站(大角咀)看看。
香港置业的这个中介推荐了她的前同事、现在在美联做的陈女士给我们。陈女士确实有过人之处,我们后来分析觉得虽然她第一次见面给我们的报价就已经超过我们表面上说的预算,但是她的这个盘、这个价位又确确实实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上限。而且感觉上她也是非常尽职尽责的中介,尽力帮我们争取业主的价格和条件。所以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确定由她来负责这个事情了。
另外还结识了妈妈的朋友的妹,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王姨了。作为来港二十多年的人,她和中介的对话我们一听就知道我们插不上嘴了,还是本地人熟悉香港的做法,而且谈判手段也非常犀利。不过由于我们在见面的前一天基本已经通过中介和业主商定了条件,所以租金方面是没有什么变动了。
还有一个事情是出乎意料的,一方面我们星期五才办好银行卡,导致碰上周末内地的钱过不来;另一方面内地中行的限额离谱,不能给长期限额、只给临时额度。搞到星期天需要支付订金的时候,中银香港的账户没有钱,非常狼狈。以后有机会还是得先搞点钱。

佛山50公里徒步

今天参加了佛山50公里徒步,实际上全程只有40公里。考虑到家附近的风景已经完全熟悉了,所以我们直接坐轻轨从第二站开始走——这个第二站是指出发点是第0站来算。

从映月湖公园走到三山森林公园,路上有个拍照哥,经常停下来拍拍着拍拍那,然后又快步走走到了我们前面,反复出现了好几次。目测他的相机是APS-C画幅的,镜头是个大光圈,可能是50mm f/1.8,因为前镜片很大但是镜身比较短。这一段感觉是徒步活动对沿途商业带来贡献的最明显的一段,一路上各种饭店小吃店都是坐满人的,益力多小电驴也不少。

过了三山森林公园之后就往文瀚湖公园走,中间在三龙湾的补给点有一支三人乐队驻唱给大家打气,我们坐下来吃了包薯片。这一段特地绕到三龙湾写字楼区再绕回马路这边来,感觉是给这个写字楼打广告而特别设计的,毕竟从上一个红绿灯不过马路直接右转的话,反而不用上天桥。

文瀚湖公园我是第一次去,感觉设计得有点不把游客当人;整个公园的步行区域几乎没有绿荫覆盖,都不说夏天三十多度的时候是怎么个铁板烧猪法了,就今天这种27度的天气太阳一出来都热得直冒汗——可能是外地设计师吧,不知道广东的公园没有榕树是会热死的。

文瀚湖公园之后走一段河堤,再上桥过对面去平洲玉器街的玉廉公园。此时我们已经心生退意,一方面是partner今晚有饭局,走得满身汗需要回家洗澡;另一方面已经走了十几公里,而我们想二十公里差不多了,平时没有锻炼“顶硬上”的话对身体也不好。桥上的大风舒服得很,清爽了一下。玉器街这一段也是特地绕个大圈的,因为如果不顺着路线走而是直接沿着路边往前的话,就可以到红绿灯过马路去到打卡点,而不用在里面绕一圈出来再走回红绿灯过。我们去到牌坊打卡之后就去坐有轨电车撤退了。

有轨电车上面好多人,跟三号线可以相提并论了,难得一见的场景。

结束之后看了一下苹果的数据,综合来看配速是14分钟1公里,也就是时速4公里左右;混合了其他时段的步行数据,27000步20公里,所以朋友圈里超过54000步的都可能是走完全程的了。

换了个水龙头

这段时间厨房的水龙头开始漏水,甚至有时候会发出很大的嗡嗡嗡声音,而且是导致全屋水管一起共鸣的那种嗡嗡声。到了昨天,它彻底开始快速漏水了。没有办法,看了一下发现好像可以用扳手拧下来,于是决定换一个。

其实水龙头的脖子是可以拧下来的,但是因为这个太老了,所以那个头卡住了,我以为拆不下来,于是大力出奇迹硬是连接口带脖子一起拧下来了。然后一看,这个水龙头内壁全都是铁锈甚至有浆,或许还有一点黄泥(?),工作环境看起来相当恶劣;水管里面闻一闻其实也有点味道,时间久了确实是这样。

日记

今天把冰箱里的茄子拿出来按照网上的教学进行素炒,其实主要就是:把茄子去皮切块之后,先放进碗里撒盐把水给腌出来,放进冰箱里腌制半个钟,拿出来再用手抓一下把水尽量挤干,然后放锅里炒,酱料就蚝油+生抽就行。吃起来除了太咸之外,还挺好吃的。

为archcn贡献似乎没有意义

今天在翻译archwiki的CN站的PKGBUILD页面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在心里萌生并且迅速占据了上风:我做的这些翻译工作,是没有用的,没有意义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看的人不会用,会用的人不会看,需求错位。

逐步分析哈,从最广泛的角度来讲,会来搞archlinux的人,英语能力肯定是足以阅读英文版的wiki的;如果连阅读英文维基的能力都没有,那就不会安装archlinux了。

再具体来说,当一个人已经开始contribute package,那么他一定知道一个事实:英文版的内容是up to date的,按照英文版的内容来做肯定不会错。PKGBUILD这种页面的阅读者甚至不是简单的“装了就行”的普通用户,而是对于Linux已经有很多的了解(我认为,至少是会编程的人,毕竟所有package即使不需要compile,多少也是python这样的,最不济-bin类型的包也涉及shell)的用户,这样的用户怎么会需要看中文维基呢?

所以我决定不搞了。在AUR上维护包对于社区的贡献比维护中文维基的还大。

随想

今天和子莹家里吃饭,是去的海鲜市场那边。去之前回了一下爸妈家拿手信,但是结果送她回家的时候忘了给她——因为放在车尾箱里了。今天才知道她没有跟爸妈说我已经脱产备考的事情,所以只能在饭桌上说了,他们倒也没有特别奇怪。

今天才发现,背单词大量消耗脑力,导致困的时间提前了很多。另外,因为背单词大量占用了短期记忆,所以陷入了初三和高三同样的那种,生活里发生的事情迅速忘记,的状态。这也是写下这篇日记的原因,需要靠“外部储存”记录一下生活,不然未来会忘记。

昨天把家里的网络布局改回传统的模式了,就是光猫->无线路由器的模式,3100的台式机作为服务器直连无线路由器的LAN1,5600X的台式机直连无线路由器的LAN2,其他设备连Wi-Fi。主要原因是,3100如果做主路由,是没法稳定跑满300M宽带的,昨天在用百度云拉满带宽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表现为下载速度在7M/s(56M)和40M/s(320M)之间来回波动。我猜是因为软路由在高负载情况下,通用计算CPU还是顶不住这样的数据包冲击,不如硬件电路转发来得快——形象地说,CPU堵车。

最近接手了AUR上几个包的维护,主要都是bili录制相关的。

别再折腾Gentoo了!

晚上花了亿点时间折腾gentoo,然后在凌晨1点的时候发现无意义,并选择了放弃。gentoo当然好玩,但是我已经不是大学生了,没有无限的自由时间去搞这些并不能带来什么技能提升的东西。大学的时候还可能因为接触没了解过的Linux发行版而对Linux更加了解,但是现在已经完全理解了Linux就是工具平台,既不适合做Desktop,也不值得消耗我的时间在搭建平台上。对于正常人来说,一个合理的发行版应该是稳定、快速部署的,而不是从源码编译那么耗时的。

无标题-2022-12-15-1536

今天听闻很多网点都有人中招了,其实心里是有点担心的,中招是迟早的事情。到了下午,连主管家里的亲戚都中招了,甚至是个孕妇,去了产检就中招了,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况又怎么办。

微博上有一个很典中典的弱智考研人,看了它的微博乐得不行,算是为数不多的乐子了。

回家的路上顺便加了油,然后就不想煮饭了,所以叫了个外卖。其实也不是特意要去加,只是星期六晚上就直接出发了,没有时间加油了。

今日琐碎

今天上班上到下午,看见有人传江泽民去世了,本来以为假的,结果上微博一搜,真去世了。1926俱乐部今年解散了,突然觉得真的一个时代落幕了。

碎碎念|2022年6月2日

五月开头和小黎去了一趟汕头,然后就开始了一个人住在旧屋的生活。开头几天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把一些陈年老物给卖掉了。有时候必须要跟旧物件说再见,才能让屋子得到更多的空间放新东西。阳台清空了之后,感觉蚊子也没那么多了,也有地方放我的单车了。厨房多得小黎的帮助,把盆盆罐罐都清洗了一遍,不要的也扔掉了,有空间做饭了。一个月来学会的饭菜主角永远是猪肉,猪肉薯仔丝,猪肉青菜,猪肉菜心,猪肉……离了猪肉啥都不会做了属于是。前几天试了一下微波炉烤土豆,别说还挺好吃的。一个人住最好的就是时间比较自由,也不用回到家还要跟家里人搞关系。但是一个星期基本上还是会回去中海一趟,见见奶奶和爸妈。

月初的时候去汕头是一笔大花销,整个月下来收拾旧屋、添家具又是一笔支出,到月底618优惠买了一台PS5+电视机又是大支出,六月份差不多花了七八千,都快没钱了。还好月底最后一天发了第一季度奖励,有3800左右,6月1号又存款冲刺奖励又发了钱,手头也没那么紧张了。果然出来工作之后啥都单纯了,就是看着钱,要赚更多的玛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