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期三开始到现在都是为了开学的事情做准备。星期四第一次入境香港之后,立刻去申请了身份证,得到了“行街纸”——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后面的租房出示这个证件能够让业主安心很多。这一天上午先是去买了个相机,然后才去的火炭办事处;办事处楼下有个中原地产,我们咨询了一下,中介说有一个12000的两房一厅在大围,但是要8月起租,我们觉得时间太迟了所以只是留了个联系方式。接下来去的是柯士甸附近,也是先找的中原,报价要一万七八,严重超过预算;隔壁的香港置业也是表示没有我们想要的价位,主要是附近的都比较贵,建议我们去奥运站(大角咀)看看。
香港置业的这个中介推荐了她的前同事、现在在美联做的陈女士给我们。陈女士确实有过人之处,我们后来分析觉得虽然她第一次见面给我们的报价就已经超过我们表面上说的预算,但是她的这个盘、这个价位又确确实实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上限。而且感觉上她也是非常尽职尽责的中介,尽力帮我们争取业主的价格和条件。所以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确定由她来负责这个事情了。
另外还结识了妈妈的朋友的妹,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王姨了。作为来港二十多年的人,她和中介的对话我们一听就知道我们插不上嘴了,还是本地人熟悉香港的做法,而且谈判手段也非常犀利。不过由于我们在见面的前一天基本已经通过中介和业主商定了条件,所以租金方面是没有什么变动了。
还有一个事情是出乎意料的,一方面我们星期五才办好银行卡,导致碰上周末内地的钱过不来;另一方面内地中行的限额离谱,不能给长期限额、只给临时额度。搞到星期天需要支付订金的时候,中银香港的账户没有钱,非常狼狈。以后有机会还是得先搞点钱。

指南:将 EXT4 文件系统上的 Arch Linux 迁移至 ZFS

为了享受 ZFS 文件系统的 mirror 带来的数据安全保障,我将 Arch Linux 系统从 ext4 文件系统迁移至了 ZFS 文件系统。相关的限制条件包括:原来的硬盘是 三星 840 EVO 256G,需要与 金士顿 SA400S37 480G 组合成一个 mirror pool,也就意味着需要先从 三星 复制到 金士顿,再把 三星 做成 ZFS,将数据重新复制到三星,然后重启进系统把金士顿 attach 到 三星 变成一个 mirror pool;另外,我不想按照 Arch Linux 的指南对三星进行分区,想要让 ZFS 直接管理整个三星硬盘,所以需要外置引导设备。

阅读更多

unbound的一些笔记

unbound是一个 recursive resolver,同时也有一些基本的 stub resolver 和 forward resolver 的能力。至于这几种resolver之间的区别和定义,可以参考BIND的文档,简单易懂:Name Resolution。

(施工中)

最近添置的一些设备

最近为了应对供电局换电表导致的随机停电,为了硬盘安全购入了一个硕天(CyberPower)的最低级的UPS:UT650EGC。虽然电池很小,瓦数也低,但是对于这个 Linux 服务器应该够用了。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USB口,可以在外部断电的时候通知电脑关机,这是很关键的功能——虽然没有能力让电脑重新开机,但是本职工作做好了就行。

另外,之前一个星期死机两次的原因竟然是技嘉的垃圾主板的CPU温度传感器坏了,导致CPU的温度永远是-55摄氏度,风扇不会加速,从而过热死机。服了,技不如人勇气可嘉,菜!只能换一个微星的主板,虽然设计得太紧凑了导致我的M.2硬盘转换器会被显卡挡住,所以平时只能拔掉显卡做无头骑士,但是稳定性确实是不错的;另外技嘉的垃圾主板连掉电后自动重启的功能都废掉了,感觉是主板上哪里短路了,每次关机之后需要把电源的开关都给关一次释放掉电容的电才能开机,不然按开机键电源就跳保护。

Unbound与TLS、proxy_protocol

unbound 是支持提供 DNS-over-HTTPS 和 DNS-over-TLS 的,但是为了能够用上 subnetcache 这个模块来给国内用户提供正确的国内IP结果(附上 edns client subnet 并发送给国内的公共DNS),如果处于 Caddy 后面做 upstream server,就不得不使用 proxy_protocol 了,否则 ecs 地址不是 client 的 IP 地址。 首先最重要的是要用 Caddy,而且是构建了 caddy-l4 这个插件的 Caddy,因为 nginx 不支持对 upstream 发起proxy_protocol v2。此外,对于用作DoT的域名,l4这个插件的 handle 部分需要先 terminate TLS 然后再 proxy v2,如下所示: 1 2 3 4 5 6 7 8 9…

ck3 1.12瘟疫机制相关参数解释

瘟疫爆发和传播的相关参数,P社都写在了Crusader Kings IIIgamecommonscript_values6_ce1_epidemics_values.txt里面。这里是根据1.12.4版本的文件记录的quick reference。 common concept 瘟疫的严重性有minor、major、apocalyptic三级,在modding里这三个也是literal value可以直接用在比较intensity的语境里。 爆发 每级严重性有两组值,一个是default value,一个是mult value,还有一个是最近发生过瘟疫的recent_epidemics_outbreak_mult_value。在游戏文件中有这么个用法1,也就知道第一个是基础值,第二个是用来做乘法的修正,第三个也是修正: 1 2 3 4 5 6 7 8 9 10 outbreak_intensities = { minor = { outbreak_chance = { value = outbreak_chance_minor_default_value multiply = outbreak_chance_minor_mult_value multiply = recent_epidemics_outbreak_mult_value # … } } } 爆发的概率是指:这个等级的瘟疫在一个potential province爆发的概率(每年)。 基础值及其影响因素 minor、dysentery(血痢)的起始值是0.01% major的是0.001%…

七星岩

今天和黎去了一趟七星岩。上一次来可能还是很小的时候,也可能是把景点记串了。门票是70块一个人,然后虽然黎说这个地方很大可能逛不完(我们4点才到,6点就关门了),但是实际上逛了一圈才1个半小时左右;如果真的把山都爬了的话大概两个钟就行了。后来看到在肇庆读书的大学生可以免票进入,难怪那么多学生来玩。

七星岩有一个很大的水体,有竹筏可以坐;但是这些竹筏不是桂林那种人摇的,已经是马达驱动的了,所以有大哥就说这有啥意思,人摇的定价多少你都不好说他贵,但是马达多少钱就很明确的。

我们对路不太熟悉,所以沿着进去的大马路一直走到了东门附近才折返回来,路上看到一个“xx教育路径”,就是一个爬山的台阶,一路上有一些介绍植物的牌子;这个台阶会穿过一个山洞,被这个不知道会去哪里的山洞吸引所以我们爬了一段,路边有一个路易十六同款路灯:

往回走过了桥之后,有两只被苔藓覆盖的石狮子,跟刚才提到的那段实际上因为沉降所以已经有很多台阶是有空隙的路一样,反映出维护方似乎有点不太上心:

以及这条龙年特别修剪的灌木龙,也是毛刺很多,就像长霉了一样的:

70块不能说一无是处,但是也有点名不副实,好在停车是10块一次,但是距离家有100多公里,路费油费算上的话确实亏。

CK3 modding 笔记(2)

Override原版游戏文件 起因是1.12版本引入的瘟疫事件过于离谱,例如在贴吧臭名昭著的“君主之触”事件,由于没有内置CD所以甚至可以1分钟爆10次;从游戏roleplay的角度来看,就像是我作为一个国王不断在领地内瞬移,跟贱民们握手。这种问题就没办法,必须要对原版游戏文件进行override才能修改事件内容。 其实ck3的这个mod系统,基本上是等同于后来的覆盖先来的,而游戏原版文件是第一个被加载的,所以只需要使用正确的mod路径进行覆盖就会生效。 例如想要将原版游戏的eventsdlcce1physician_epidemic_events.txt内的physician_epidemic_events.1040事件进行修改,就只需要在mod文件夹的events里面建立一个.txt文件,里面包含以下内容: 1 2 3 4 5 namespace = physician_epidemic_events physician_epidemic_events.1040 = { # 进行你的自定义 } 那么游戏加载的时候就会用你的mod的这个事件override掉原版的同ID事件。 如何实现“这是我直辖的地吗”的逻辑 起因是在解决physician_epidemic_events.1040轰炸的时候发现它的trigger是realm_has_any_epidemic,这是一个scripted trigger,内容是: 1 2 3 4 5 6 7 8 9 10 realm_has_any_epidemic = { any_sub_realm_county = { count >= $SIZE$ any_county_province = { any_province_epidemic = { outbreak_intensity >= $INTENSITY$…